中共百色市政法委員會 主辦  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政法動態 > 全區政法要聞
政法專題
全區政法要聞

女童進粉店嬉戲 掉進燙鍋致殘

日期:2014-04-11來源: 廣西法治日報點擊:

□平安廣西網/廣西法治日報記者 賴雋群

放學了,一女童被同校的堂哥接走,兄妹倆在等待家長集資雇請的司機來車送回家期間,女童溜進學校附近的一家已收攤的米粉店里嬉戲,不慎掉進燙粉鍋被嚴重燙傷,造成六級殘疾。誰該為女童受到的損害負責?日前,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綜合各方侵權責任大小,對這起健康權糾紛案作出終審判決:學校賠償女童4萬余元,司機和粉店老板各賠償2萬余元。

女童放學無人監管 掉進燙鍋落下殘疾

柳江縣穿山鎮一所小學除接收學生入校就讀外,還辦有一家幼兒園,由該校教師謝晉爵承包。幼兒園按每學期每個孩子60元交給小學管理費。因為沒有專門的校車,在該小學和幼兒園上學的某村屯孩子,由家長雇請龍松柏駕車負責接送,每人每學期付費500元,接孩子回家的地點設在小學門口。2012年初,袁玨瑩在該校幼兒園上大班,她放學都由同校就讀的堂哥接走,一同坐龍松柏的車回家。

同年3月28日16時30分,學校放學后,龍松柏沒有按時到校門口接孩子。小玨瑩在候車期間穿過馬路,溜進距學校100米遠的一家米粉店玩耍時,不慎跌入熱騰騰的燙粉鍋。店主余途利夫婦立即跟隨龍松柏的車,將被燙傷的小玨瑩送到醫院治療。經診斷,其全身51%面積二度燙傷。余途利夫婦、龍松柏各付3000元作為小玨瑩的救治費用,學校負責人及謝晉爵老師隨后也到醫院探望受傷的小玨瑩。

小玨瑩住院92天,花去2.7萬余元,經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為六級傷殘。小小年紀就遭此橫禍,落下終身殘疾,今后的人生道路怎么走?于是,父母代理小玨瑩向柳江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要求學校、謝晉爵老師、余途利夫婦、龍松柏司機共同賠償醫療費、殘疾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12.7萬余元。

一審判決各方分責 共同賠償女童損失

柳江縣法院審理后認為,余途利夫婦經營的米粉店是對外開放的場所,店主對進入米粉店的人員都有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及注意義務,袁玨瑩在店內被燙傷,店主應承擔主要責任。龍松柏收取費用,負責接送學生上學和放學回家,對袁玨瑩放學回家這段時間的人身安全負有監管職責,龍松柏不按時開車到指定地點接孩子,造成袁玨瑩候車時進入米粉店,對其受傷應承擔相應責任。

謝晉爵作為幼兒園的實際經營者,明知來接袁玨瑩的堂哥也是未成年人,仍讓其接走,客觀上使袁玨瑩處于無成人監管狀態,應承擔相應責任;學校作為教育機構,向幼兒園收取一定管理費,對幼兒園有監管職責,應與謝晉爵共同承擔賠償責任。袁玨瑩的父母作為法定監護人,安排未成年人接袁玨瑩回家,監護職責不到位。綜合各方過錯程度,袁玨瑩應自行承擔20%責任,余途利夫婦承擔60%責任,龍松柏承擔10%責任,學校、謝晉爵共同承擔10%責任。

柳江縣法院依法核實并確認袁玨瑩因傷遭受的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0萬余元,根據各責任人承擔責任的比例,作出判決:扣減已付給的3000元,余途利夫婦還應賠償袁玨瑩5.7萬余元,龍松柏還應賠償7000余元;學校和謝晉爵共同賠償袁玨瑩1萬余元。

粉店老板不服上訴 各方辯稱自己無責

余途利夫婦不服一審判決,向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。

“當時粉店已收攤,我們把燙粉鍋從灶上搬到旁邊后去收拾其他物品。袁玨瑩何時進店我們不清楚,她不是顧客,也沒有監護人陪同,突然闖入被燙傷,應由她自己負責。”余途利夫婦認為他們沒有過錯,不應承擔賠償責任。

對此,袁玨瑩的代理人認為,米粉店是開放性的,作為經營者應對進入的人盡到保護義務。

龍松柏答辯稱:“我的職責是開車接送學生,如果開車途中發生事故,是我的責任。現在不是我開車出事,我不該賠償。我開車接送學生的時間是下午4點30分到5點30分,因接的學生較多,誤點很正常。”

學校則認為,當時已經放學,老師將學生送到家長委托接送的司機手中,學生已在家長指定的監管人視線范圍。袁玨瑩等學生走到校門口,龍松柏叫他們在商店的路邊等車,安全隱患很大。況且本案發生在校外,學校無不當行為,不承擔責任。

謝晉爵不同意龍松柏說法:“司機說發生在車上的事他才負責,這是不成立的。假如他半途放學生下來,難道發生事故也不負責?我們要求學生在校門口等車,但那天司機叫學生到商店路邊等車,責任不在我。”

二審法院厘清責任 學校失職賠償4萬

小玨瑩究竟是怎么跌入燙鍋的?二審期間,余途利夫婦提交26張相片作證明:從學校到粉店要穿過馬路,距離有100米;粉店分有工作間和服務區,燙粉鍋在工作間,常人不能進去;燙粉鍋有蓋子蓋著,從燙粉鍋及鍋蓋損壞情況看,小玨瑩是坐到鍋蓋上把鍋蓋壓變形后才被燙傷。

柳州市中院審理后認定:從照片看,粉店工作間和用餐間互通,并未嚴格區分;袁玨瑩的同學作證,案發時袁玨瑩一直往背后跳,被水管絆倒后跌進燙粉鍋里。證人所述內容真實可信。

中院認為,幼兒園明知其學生在離學校100米的商店由司機接回家,僅將袁玨瑩交由其未成年的堂哥帶去候車,而不是由幼兒園的工作人員直接將學生交給司機,未盡到應盡的義務,與案發有因果關系,應認定幼兒園有主要過錯;龍松柏對由其負責接送的學生應負有安全管理義務,但他沒有按時到離學校最近的地方接送學生,存在一定過錯;余途利夫婦的米粉店是對不特定人員開放的營業場所,對進入米粉店的人員,無論是否屬于其服務對象,均應負有相應安全保障及秩序管理義務;袁玨瑩的父母任由未成年的堂哥將她從幼兒園領出,監護職責不到位。

中院認為,根據我國《民法通則》的相關規定,一審法院認定袁玨瑩自行承擔20%責任,并無不當;幼兒園未盡到職責范圍內的幼兒安全交接義務,存在主要過錯,根據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的相關規定,應承擔40%責任;幼兒園并非獨立法人,責任首先應由幼兒園承包人謝晉爵承擔,幼兒園是小學設立的機構,一審法院要求小學與謝晉爵共同承擔責任正確,但只承擔10%責任與其過錯程度不適應,裁量畸輕。

龍松柏的不當行為與案發也有因果關系,應承擔20%責任;余途利夫婦作為從事餐飲經營活動的自然人,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,應承擔20%責任為宜。

日前,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改判:扣除已支付的3000元,余途利夫婦賠償袁玨瑩1.7萬余元,龍松柏賠償1.7萬余元;學校和謝晉爵共同賠償4萬余元。

(文中人名為化名)

●相關法律

《民法通則》第131條: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,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。

《侵權責任法》第6條第1款: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

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6條第1款:從事住宿、餐飲、娛樂等經營活動或者其他社會活動的自然人、法人、其他組織,未盡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損害,賠償權利人請求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,人民法院應予支持。

第7條:對未成年人依法負有教育、管理、保護義務的學校、幼兒園或者其他教育機構,未盡職責范圍內的相關義務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損害,或者未成年人致他人人身損害的,應當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賠償責任。

 

[責任編輯:徐陸軍]

相關報道

<

手游稳定赚钱的游戏 永久公式规律六肖下期 辉煌棋牌? 有没有赚钱的网游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龙兴山西麻将扣点 北京赛车pk10改单有什么技巧 彩金捕鱼免费下载 重庆麻将换三张骰子顺序 手机网上赚兼职大全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湖南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体彩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果米爱玩捕鱼大圣归来 随便玩长沙麻将下载 如何网赚钱 股票资金分配比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