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百色市政法委員會 主辦  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政法文化 > 國學講壇
國學講壇

文化評析:不要只把莫言當成商業品牌

日期:2013-10-10來源: 光明日報點擊:

李思輝

作家及文學作品的根本價值,絕不在于顯性的舊居參觀熱和故鄉開發熱。相反,它更多的應該是對社會的隱性影響,比如激發人們對文學創作的思考、對全民閱讀習慣的養成、對人類思想情感的共鳴。

又到諾獎季,備受關注的諾貝爾文學獎將于近期揭曉。去年此時,莫言獲獎振奮中國。時隔一年,“莫言熱”呈現出兩種不同的走向:一面是莫言的書籍逐漸退出暢銷書排行榜,開始打折;一面是“莫言舊居參觀熱”依舊,媒體報道說,國慶假期,莫言舊居附近的沙口子村公路兩側,參觀的車輛排了足足兩公里長。

純文學作品的受眾一定,市場熱度持續一段時間逐漸降溫實屬正常。不正常的是一些人刻意把莫言運作成一個商業品牌的功利心態。作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籍作家,莫言固然具有一定的符號意義,但是作家及文學作品的根本價值,絕不在于顯性的舊居參觀熱和故鄉開發熱。相反,它更多的應該是對社會的隱性影響,比如激發人們對文學創作問題的思考、對全民閱讀習慣的養成、對人類思想情感的共鳴。

令人憂心的是,莫言獲獎一年來,整個社會尚未形成一種平和、理智、科學地閱讀莫言及其作品的共識。相反,人們對莫言品牌的迷信和開發卻急功近利。先是眾多游客涌入莫言舊居摳墻皮、拔蘿卜沾“喜氣”,后是整個“東北鄉”大幅引入文化投資,除了在高密拍攝《紅高粱》電視劇外,當地還計劃以莫言故居為中心,打造鄉村文化旅游基地,投資6.7億元,種萬畝紅高粱,上馬“莫言工程”。游客的樂此不疲與地方政府的“干勁十足”可謂“相得益彰”。只是,這已然成為了一種旅游現象,而與莫言及文學毫無關系。

國人素有諾獎情節,未能獲獎時踮著腳無限虔誠地張望,可是一旦獲獎后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珍惜和善用。因此,用心讀莫言作品的人少,涌去莫言家鄉參觀的人多;人們過于看重莫言的品牌功效、實用價值,而對莫言及其作品本身缺乏應有的關注和研究、對書籍閱讀欠缺興趣。

今年4月份公布的一項調查很能說明問題,調查顯示,自2012年以來,中國的圖書讀者群越來越老,年輕人已轉向網絡。18歲到70歲中國人的閱讀率,已從2011年的63.1%下降到2012年的58.2%。去年中國人均閱讀書籍僅為4.39本。美國人閱讀書籍是中國人的兩倍多,北歐人則多達24本。如果把持續至今的“莫言舊居參觀熱”放在這一大背景下去考量,我們就會發現:時下相當一部分國人對莫言、對諾貝爾文學獎的推崇,實際上是非常淺陋的。

讀書的人少、參觀的人多,絕非作家和文學之幸。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作家帕慕克非常喜歡魯迅的作品,為了表達敬意,他決定“帶著魯迅的書去參觀他的故居”,這是一種對作家和作品應有的尊重。今天,中國人也應該向這位作家學習,多一點對作家及作品本身的閱讀和研究,多一點對文學本身的虔誠和篤定,不要只把獲獎作家當成一個商業品牌而已。

 

[責任編輯:徐陸軍]

手游稳定赚钱的游戏